先别买了,你买的旗舰店可能是假的

时间:2021-10-20来源:栏目:看潮牌

双十一前夕,本该忙着种草的美妆博主却在打造“防伪”。假冒产品针对天猫、JD.COM、拼多多等多个电商平台旗舰店。这些旗舰店声称获得了海外品牌的授权,以保证产品的正品。然而

双十一前夕,本该忙着种草的美妆博主却在打造“防伪”。

假冒产品针对天猫、JD.COM、拼多多等多个电商平台旗舰店。这些旗舰店声称获得了海外品牌的授权,以保证产品的正品。然而,经营者并不是真正的海外品牌,而是一个通过注册商标和复制产品来冒充自己的中国商人。

彩妆和潮牌是重灾区。一些在社交网络上走红但尚未进入中国市场的小众品牌正面临困境。从未进入中国市场的日本眼妆品牌熊野,突然拥有多家旗舰店;美国廉价彩妆品牌Colourpop的“国产替代”已经遍布各大电商平台,甚至开始下线。

与Colourpop经历相似的,还有因一款眼线笔走红社交媒体的日本品牌UZU(熊野职人)。天猫、京东、拼多多三大电商平台与抖音平台上,均有“熊野职人旗舰店”。其中,拼多多与抖音旗舰店为同一经营主体。

熊野职人拼多多旗舰店客服称,“熊野职人”是国产品牌,与前述日本品牌没有关系。UZU日本品牌方则对36kr-未来消费表示,目前在国内并没有官方销售渠道,UZU与上述旗舰店也不存在合作关系。

“高仿旗舰店”取缔难

抢注商标的问题由来已久,耐克乔丹、3CE、无印良品等一众品牌早年进入中国市场时,都曾因此陷入漫长的商业纠纷。

天猫等平台规定,一个品牌在同一类目只能开设一家旗舰店。同时,考虑到侵权风险,被抢注的品牌一般需要更换名称注册。资生堂旗下防晒品牌ANESSA因此将中文名称改为安热沙(原为安耐晒),眼影品牌EXCEL注册了“SANAexcel海外旗舰店”,与山寨的“EXCEL旗舰店”相区分。

但即使品牌入驻各大电商平台,由于“高仿旗舰店”钻了商标漏洞,在注册流程和资质方面并未“违规”,很难被取缔关停。如同旅游景点一旁的“假兵马俑”,“高仿旗舰店”至今仍在误导并不知情的消费者。

国产快时尚品牌UR也遇到类似的难题。在天猫搜索“UR旗舰店”,在官方旗舰店之余,还有一家由广州业松皮具有限公司(下称广州业松)经营的“UR箱包旗舰店”,其销量最高的一款商品月销超过6000单。自2017年起,UR母公司快尚时装曾多次就商标侵权问题起诉广州业松。

至于在社交网络走红、但尚未进入中国市场的海外小众品牌,则面临着更高的维权难度。一方面,这些品牌大多体量有限,尚未计划布局中国市场,因此存在一定的信息差;另一方面,在今年5月以前,我国对于动物实验的检疫要求也阻拦了不少有入华意愿的海外品牌。

成立于2018年的韩国潮牌FREI,此前便不知道“FREI旗舰店”的存在。其品牌工作室对36kr-未来消费表示,这家位于天猫的“Frei旗舰店”并未取得品牌授权,也不是FREI的官方销售渠道。

一位从事海外品牌引进代理的机构负责人对36kr-未来消费表示,很多潮牌与设计师品牌由于团队不完善,无暇顾及海外市场,“可能他们自己的官网都处于断货状态。”

真正的品牌方无法进入中国市场,“高仿”们就会借机快速生长。截至目前,Colourpop旗舰店已经拥有超过80万粉丝,多款商品月销上千;仅有数千粉丝的熊野职人旗舰店,热销单品的月销却有7000单。

在椰子看来,如果真正的品牌方没有入驻、与高仿旗舰店“打擂台”,消费者将更难分辨店铺与产品的真假。“毕竟消费者的第一反应都是‘我要买东西’,搜索出一家旗舰店,Logo、包材和图片宣传都和正品一模一样,大家很难产生警惕、去判断是不是假货。”

Colourpop已经开始行动。其美国总公司于2019年注册新浪微博,在品牌官网和微博同步声明,品牌并未在国内开设淘宝/天猫/京东旗舰店、微信微店、中文官网或线下店铺。此后,Colourpop还曾入驻小红书,并与支付宝合作,开设支付宝小程序旗舰店,官网支持支付宝付款、直邮国内。

海外直邮,也有风险?

10月13日,淘宝主播雪梨在其双11保税仓专场直播中上架了一款熊野职人眼线笔,这款产品来自“UZU海外旗舰店”。

UZU海外旗舰店客服称,店铺为UZU品牌官方授权,保证正品,但不便出示品牌授权书。但对于这场直播,UZU日本品牌方却表示并不知情。该品牌负责人对36kr-未来消费表示,就目前掌握情况来看,UZU与该旗舰店并没有合作关系。

海外旗舰店是以海外或港澳台实体公司为经营主体的B2C店铺,商品采用海外直邮或保税仓发货,属于跨境电商业务,是海外品牌入华的一个便利选项。天猫国际公开数据显示,目前共有29000多个海外品牌入驻天猫国际,八成以上品牌为首次入华。

但“海外直邮”就一定代表着官方直营、品牌正品吗?

根据天猫国际、京东国际等平台招商规则,注册“海外旗舰店”需要持有海外或港澳台注册的商标、或是商标权人的独家授权书。换句话说,国内商家抢注商标、绕过品牌开店的做法,同样可能在海外旗舰店上演。

还是以Colourpop为例,36kr-未来消费发现,京东国际与天猫国际上各有一家“Colourpop海外旗舰店”,两家店铺的共同经营主体是一家香港公司(Colourpop Cosmetics Limited)。两家店铺客服的标准话术是,本店为Colourpop自主品牌某某国际海外旗舰店,所售产品均为正品。

但根据Colourpop官方说法,上述海外旗舰店均不是官方授权的销售渠道。而当记者询问是否与美国Colourpop为同一品牌时,客服则表示,“与国外的/其他品牌没有关系。”

一位美妆线下渠道商对36kr-未来消费提出了两种可能性:一是商家在香港或海外地区抢注商标,打造出“港版Colourpop”,在内地生产和销售;二是通过海淘进货,再通过海外旗舰店进入内地市场。

“在其他地区抢注商标、冒充进口品的情况挺多。这些商品在我们的渠道也有销售。”这位不愿具名的渠道商表示,“现在很多国内工厂都会在国外注册或是收购一个小品牌,然后在国内生产和销售。”

出现在雪梨直播间的“UZU海外旗舰店”同样有待考究。

“UZU海外旗舰店”的经营主体也是一家香港公司(Bestware Co., Ltd),唯一董事黄某强是中国广东人士。香港知识产权署资料显示,“熊野职人”在香港地区的商标由杭州景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注册,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章菊花,在中国内地持有另一枚商标“MUF”。

尽管章菊花与“熊野职人旗舰店”各经营主体并无直接关联,但巧合的是,熊野职人天猫旗舰店的经营主体“金华市益力商贸有限公司”名下还有另一家旗舰店——仿照彩妆品牌玫珂菲(Make Up For Ever)的“MUF旗舰店”。

就目前掌握的信息而言,尚不能判断“UZU海外旗舰店”的真伪。UZU日本品牌方对36kr-未来消费表示,不排除(海外旗舰店)与品牌下游经销商合作的可能,还需要做进一步调查。

“海外旗舰店”辨别难度更高的原因也在于此。海外品牌复杂的经销体系与授权链路是供应链管理的长期难题,罗永浩、薇娅等头部主播,都曾因为没有摸清品牌授权链路而陷入“假货”纠纷。

从“旗舰店”到“海外旗舰店”,始于商标争议、利用平台规则漏洞的“高仿旗舰店”,长期困扰着各大品牌与其消费者。未来,随着天猫、京东等平台加速引进海外品牌,这块灰色地带还有待法律法规与平台规则的共同规范。

文章来源:未来消费APP

1.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,内容具合法性,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;

2.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,如有关于文章内容,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删除;

相关资讯

友情链接

网站介绍

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如有侵犯贵司(个人)版权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

Copyright@2018-2021 www.xingtiansp.com 兴田饰品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7045791号 网站地图 tag列表

兴田饰品